黔西南教育资源网QQ群(仅限教师加入):337165158    投稿邮箱:qxner@sina.cn 文章投稿-广告服务-设为主页-加入收藏
黔西南教育资源网官方新浪微博
黔西南教育资源网官方腾讯微博
 扫描二维码
关注微信平台
实时了解资讯
教育资讯 高考直击 诚聘英才 师生园地 媒体聚焦 校园动态 就业指导 课件 计划 论文 文件通知 活动策划 幼 儿 园 品牌初中 职院职校
学校招生 中考焦点 教育万象 教学研究 教育安全 校园事件 家庭教育 教案 总结 试题 思想汇报 开题报告 精品小学 品牌高中 本科大学
  黔西南教育资源网 > 师生园地
老师,我跌倒了
来源:黔西南教育资源网 作者:贺尔祥  发布时间:2018-06-04 11:16:40  点击率:

老师,我跌倒了

(贵州省兴义市清水河镇泥溪中心小学 教师:贺尔祥)

“有的家长还说,公办学校老师不管学生,简直是乱讲,你看,人家这个老师多好啊!把跌倒的学生送来医院!”这句话给了我满满安慰。三十八年了,教学工作中这种事我们当教师的并不少遇,且有不管之理?不过,后来在办公室里听到受伤学生的奶奶那连珠炮式的质问时,我倒有些茫然。孙子跌伤,当奶奶的难免会着急;问话不投机也没关系;教师关心学生,这是职业责任。我不在意别人说什么?而最在意的是自己做了什么?

旧历的四月初十,虽然是初夏,但中午的烈日,却象火一样炙烤着学校操场。

我用完午餐,收拾好碗筷,刚回到办公室,突然间,有两位小同学急急忙忙地赶来叫我:老师!老师!你快看,王万胜他!!!我应着同学们的呼叫瞧去,只见三(2)班的王万胜同学己走到我的面前,用右手掌捂住脑门,稚嫩的脸庞上挂满了恐惧,脸色铁青,声音沙哑地说:“老师,我跌倒了!”血,顺着手掌下沿不住的滴,连衣袖、正面前衣的部分也被血液浸湿了。没多问,也没想什么,我抱着他,急急忙忙地向镇医院跑去。一边跑着,我一边问:“快告诉我,你爸妈的电话!”,“我爸妈在很远的地方打工。”又是一句沙哑的回答声!“那谁在家照顾你呢?”!“我奶奶”!“那快告诉我,你奶奶的电话”!“我不知道”!!怎么办?得跟孩子的家人起得联系呀!打彭老师的微信,她是他的班主任,也许会知道他奶奶的电话呀,怎么没接呢?也许是“人机分离吧”?

“医生!医生!快!麻烦看看这位小同学!”一跨入医院大厅,我急切的叫着!往左拐去,是医生看病室,一个年轻、漂亮的女医生,听着我急切的呼叫,正抬头外望,我们己进得看病室,她瞧见小同学的状况,立马起身,对正在给她看病的中年妇女说:“呀!我得先给这位小同学看看,对不起,你得等会了。”那位看病人很是理解,应到:“好的,赶快给他处理伤口吧,他比我还急。”在医生的指导下,我把王万胜抱上处理室的床上,叫他躺下,医生按照医规叫我走出了处理室。

偷着这空,我很快拨通了同事曹某的电话,请他帮忙将这件事转告王万胜同学的班主任。

医生在处理室处理王万胜的伤口,我着急的等待着。

“有的家长还说,公办学校老师不管学生,简直是乱讲,你看,人家这个老师多好啊!把跌倒的学生送来医院!”说话的是两位老年妇女,她们,也许是刚才让医生先看王万胜同学伤口的那位中年妇女的亲人?也许,她们也是来等待看病的?

十多分钟过去,医生领着王万胜一同走出处理室,“老师,他的伤口不大,血己止住,不需包扎,可以了,回去弄点碘伏擦一擦,过几天就好了,若有头晕、呕吐现象,就到医院检查!”医生亲切、和蔼的叮嘱我。我说:“医生,是否开点消炎药吃?”“好的,我开一点”,医生开了一盒阿莫西林,我付了钱,领了药,并叮嘱王万胜怎么吃药。

“天!你看,这个老师还自己掏钱,给学生开药,天!这老师这么好。”那两位老年妇女又在一旁议论着。

谢过医生,我们回学校了。当我们走到离学校大约二百多米远时,正向医院跑去的班主任彭老师与我们相遇了。“损着哪里?快让老师看看!”,彭老师双手抚摸着王万胜的头,心疼地说:“以后一定要小心玩耍了”。“嗯,嗯”这稚嫩而沙哑的声音,再次拨动我的心弦,我眼眶象是湿了,我极力控制,但那不争气的“泪点”为什会这么低?尽然有止不住的泪滴。

一见到彭老师,我急切地问:“与他的家人联上了没有?”“联系上了,他的奶奶等一会就来。”彭老师说。我和彭老师、王万胜三人回到了学校。彭老师领王万胜去食堂吃饭,我回到办公室。

初夏的烈日,依旧炙烤着校园,炙人的热度没有降低。

我与同事们照旧不放过休息时间,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。

我正在聚精会神的做活动课课件,突然间:“老师,为什么不给他包药?这么大的伤口,是你们不给包药,还是医生不包?,为什么?我孙子跌成这样,到底是那个推的?还是他自己“跌倒”的?”一连串的问题,煽动着我的耳畔。

这声音,像是在“质问”,不像是了解情况。

我顺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,只见一个约七旬出头的女老人,面目铁青,在不断质问着,脸庞漫射出几丝愤怒,她右手拉着孙子,站在办公室门内,不停地对着正在工作的老师们,大声的问话。看来,这就是王万胜的奶奶了。我心里这样想着!立刻起身,走到女老人跟前:“这是你奶奶吧?”我指着王万胜问。“嗯”,又是一声细而稚嫩沙哑的回答声。老人,你听我说:“我是他的体育课老师,医生说,他的伤不严重,伤口不大,不必包扎,这时节气温较高,不包扎还好得快些。医又生说,要是他有恶心、呕吐现象,就立刻到医院就诊。”我耐心解释着。女老人接着又问:“药钱是你开的,我给你钱。”怒气未消,随手掏出钱来,准备把钱给我。“钱是他的班主任给的,你给她吧!”我撒谎说。

老人转身,拉着孙子走了。我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难免有些茫然。

初夏的烈日,依旧炙烤着校园,炙人的热度没有降低。此时,只是太阳稍微偏西。下午,上课的铃声响起。

版权所有:黔西南教育资源网 网站所有||地址:兴义市桔山大道中段
关于我们-联系电话-广告服务-设为主页-加入收藏
欢迎加入QQ群,高考交流群:313717972 ;中考交流群:229175663
文章投稿 邮箱:qxner@sina.cn QQ:1206640823 收录查询 
Copyright 备案:黔ICP证1002003265号
五分彩官网平台